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未婚先孕
    林慕溪正在吃晚饭,家里那条仿佛成了精的金毛,就趴在她腿边,边摇尾巴边用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她。
    她想把碗里一块肉很多的排骨扔下去给徐雪糕吃,这时坐在她对面的徐医生轻咳了一下,压着声音说:“好好吃饭。”
    林慕溪顿时缩回了手,心说,雪糕,妈妈对不起你。
    偏偏大金毛也像是听懂了徐医生的话一样,顿时就不再和她进行眼神交流,把狗头埋进食盆里,一拱一拱地往嘴里塞起了狗粮。
    林慕溪看着这一桌菜,有点吃不下去,她最近胃口很差,明明以前徐离回来也是这么做的,可偏偏最近就是吃不下了。
    “徐离,我吃饱了……”她可怜唧唧地抓着筷子抵着餐桌跟他说话。
    徐离抬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的碗,眉头一拧,“你才吃了几口?”
    “可我不想吃了。”她把筷子给放下了,想着白天上班的时候领导交代的任务还没成功解决,又是一阵头疼。
    去年大学毕了业,她通过校招进入了自家单位,在分公司当一个小职员,林慕溪想着要和妈妈一样自我磨砺,所以就只当自己是个没什么关系的小人物。
    可她上头的领导真的太让人头疼了,她业务不熟练,那位姐马上就会冷嘲热讽来上一句“清华毕业的就你这样?”
    好好跟她说,她反嘴又是一句,我不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林慕溪觉得难做的不是工作,而是如何跟这些领导同事心平气和的相处。
    屋里安静了很久,就连狗都不敢吃出很大的声音。
    林慕溪一副已经出家的表情,毫无眷恋地看着这桌菜,徐离伸出筷子夹了块红烧排骨尝了尝,没吃出味道有哪里不对。
    他的语气终于开始有变化了。
    “最近不管给你做什么,你都吃不下去。”他抬头看着她,明明没有大声说话,可周围气氛却像是被使了千斤坠一样,沉到让人透不过气。
    “你是不是腻了?”
    林慕溪压根就没想到那上面去,她回过神来看着徐离,小声道:“我腻什么?”
    “我做的饭。”他也把筷子给放下了,直直盯着她,像是拷问犯人一样,“还有我。”
    “你说什么胡话!”林慕溪差点被他给吓死,当场反对。
    可徐离却没有松口,他紧逼不舍,继续说道:
    “从各个角度看这都不是胡话,你对我性冷淡,我做的饭菜吃得越来越少,而且今年刚好是第七年,你到底怎么想的,麻烦你告诉我。”
    他也有直男特有的那种一根筋,有时候林慕溪跟他说自己特别喜欢吃他做的红烧排骨,他就会连续一周都做这个给她吃;
    又或者,有时候林慕溪比较爱吃芒果,徐离但凡看见家里芒果吃完了,出门就必买芒果回来。
    其实有时候是会有点腻……但腻的不是他,她只是有点腻排骨和芒果。
    林慕溪觉得自己很为难,她抠了抠手指,“不是对你性冷淡,就是最近有领导要下来分公司检查,我们都在忙着补资料,你也知道我们单位性质,规章制度真的特别多。”
    徐离透过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跟她对视,一脸禁欲相,看得林慕溪都有些心虚,还好她没有撒谎,不然准得被他看出来。
    徐离少年时期还只是有点高冷,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在严谨专注的医学院浸淫了几年,这男人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不同了。
    ……大概属于那种出门在外,认识他的人敢对他犯花痴,但却不敢去想象他在床上会是什么模样。
    没法去想,总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完全看透了生命的本质,他大概对和那个名为阴道的生殖器官做活塞运动没有半点兴趣。
    简单来说,就是觉得他恐怕不太会食人间烟火。
    徐离平时差不多也就是这么表现的,他看那些凑过来搭讪的女人,就跟在看福尔马林里泡着的各种器官一样,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以至于当别人说他有个女朋友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替他女朋友感到担心。
    徐离这种人,正儿八经的性冷淡,他真的会跟人做爱吗?
    这是个玄学问题。
    林慕溪对徐离倒是没有那种外人才会有的想法,她见过徐离在床上最炙热的模样,也知道他埋在她体内的性器温度有多高。
    除了觉得脱掉徐离的衬衫、摘下他眼镜跟他滚床单的时候变得更带感了,其他的她也没多想。
    林慕溪又坐直了一点,把被抽走的骨头重新塞回了身体当中。
    “真的,徐离,就你做的我还能吃下去一点,我们公司食堂我连进都进不去,闻到那气味就要吐了,现在全靠晚上回家,吃上这几口来续命。”
    徐离皱了皱眉,总算没再继续纠结这件事了。
    “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耶。”林慕溪对不用吃饭这件事感到一阵轻松,只是晚上躺下睡了没一会儿,她的肚子就又开始咕咕叫了。
    想吃煮得酥烂的虎皮鸡爪……她想得抓心挠肝,想叫外卖,又觉得有徐离这个外卖和垃圾食品的坚定抵制者在这里,她估计什么都吃不成。
    最后她自己把自己给气着了,紧紧从后面抱住了他,一直用额头抵他,不肯消停。
    他翻了身,把她揽到怀里抱着,“怎么了?”
    林慕溪在他胸口哼唧了几声,“明天去医院检查完可以给我做煮得烂烂的鸡爪吗?就上次我们去小吃街吃过的那个虎皮鸡爪……”
    “是不是饿了?”
    “唔,徐离,我能不能叫……”
    “不能。”
    “噢。”
    她被徐离抱着,憋了一会儿,又问道:“你知道我想叫什么吗?你就一口否决我……”
    “我知道你想叫外卖,别想了,再想就把外面的傻狗给炖了。”
    “关狗什么事!”
    “汪!”狗听不下去了,也叫了一声。
    林慕溪一愣,她就说家里养的这狗肯定成精了。
    “你不要这么残忍好不好,徐雪糕又没做错什么。”
    “谁叫你们平时这么不听话。”徐离的声音毫无起伏,“我还不能吓吓了?”
    林慕溪小声哼唧了两句,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抱着他的腰,不敢再吱声了。
    第二天林慕溪去了徐离正在实习的那家医院,他穿着白大褂,抽了时间出来,给她挂了妇产科的号。
    林慕溪看见单子上面写着妇产科普通门诊,当场娇躯一震,瞳孔地震。
    而帮他挂号的小姑娘看到林慕溪跟在男朋友身后离开,立马就边给其他人办手续,边见缝插针小声跟旁边的人问了起来。
    “诶!我听说他不是还没结婚吗!”
    “嘘,别说话,说不定再过几天人就往外发请帖了。”
    林慕溪从来没往怀孕那方面去想过,她跟着徐离往门诊室走,边走边拽着的他白色袖子,“肠胃不好为什么要挂妇产科啊。”
    “你肠胃没问题,这次月经都推迟八天了,自己不记得了?待会儿先用验孕棒做一下妊娠测试,再查一查孕酮和雌激素。”
    他明明不是妇产科医生,但说话就是一口医生的腔调,林慕溪心里有点慌,她今年刚过实习期,一转正就怀孕,不知道旁边的同事又要怎么看她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她还没结婚啊!这不就是未婚先孕了吗!
    林慕溪叹了口气,她从徐离那里拿了一次性的塑料杯和验孕棒,去了医院的卫生间。
    几分钟后,她满脸通红的出来了,徐离靠着旁边的墙壁在那等她,“怎么样?”
    她把手里的验孕棒塞给他,很不解地憋出来一句话:“可是你不是每次都戴了套吗……”
    “上个月情人节晚上没戴套,你坐我身上蹭了我多久,你还记得吗?”他伸手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脸蛋,“都说了男人的前列腺液里也有精子,你非要蹭。”
    她想说我都蹭了你几年了,也没见怀孕。
    可又一想,这次不就是怀上了吗?哎,苍天饶过谁。
    林慕溪老老实实做了检查,医院出结果那天,是徐离去取了报告,她当时在上班,他直接拍照给她发了过来。
    -没跑了,怀孕五周。
    她趴在桌子上小小的哀嚎了一声,她刚满二十叁岁没多久,怎么就要当妈妈了?
    林慕溪觉得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她每天都被徐离悉心照料着,越大越任性不懂事。
    虽然很怕生孩子会痛,但她倒是并不抗拒给徐离生孩子,她可以为他去忍受。
    徐离的孩子长什么样呢?像她多一点,还是会像他多一点?
    她马上就要有属于自己的一家叁口了,突然就开始有点期待了……
    这时手机又震了一下,林慕溪连忙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徐离给她发来的信息。
    -接下来可能要辛苦你了,今后不管要面对什么困难,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的。
    -溪溪,你能不能嫁给我?
    ……
    林慕溪看着这条短信,呆若木鸡。
    她交往七年的男朋友,刚刚向她求婚了?
    就在微信上?
    不是……徐离他是不是疯了。
    微信是可以给他用来求婚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