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沉敛的少年
    中午十一点半,本来还灿烂明媚的晴天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从远方吹来的风越发凉快起来。
    林慕溪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额前的流海被吹进教室的风掀得一塌糊涂。
    她低头,伸手自己按着头发帘,又从书包里抽出本牛津字典压住了狂野翻飞着的作业本。
    前座的男生正和他同桌笑笑闹闹,而更前排的两个女生,也回头参与了他们兄弟间的讨论。
    林慕溪隐约听到他们是在聊下周学校组织的物理竞赛,其中一个长发女生声音很激动的说道:“徐离的物理最好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第一肯定是他。”
    前座的平头少年不服气了,怪道:“怎么就一定是那小子了,我的物理也很强好吧。”
    另一个扎马尾辫的女孩不屑一顾,轻蔑道:“别做梦了,你什么时候见过徐离拿第二?”
    “得了得了,转回去,不想和你说话了,看来这里只有转学生相信我有夺冠的实力。”
    说着,那平头少年转过身子,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林慕溪,问道:“转学生,我第二节课给你讲过物理题的,你说我物理是不是很厉害!”
    “嗯,是的,我觉得很厉害。”林慕溪略有些发怯,但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斩钉截铁,一双杏眼给人感觉很坚定不移。
    她上周刚因为父母工作原因,转来这所本市最有名的重点中学。
    本来靠她的成绩是挤不进来的,但她家正好在这边有套市价九万八一平方的学区房,而且外公那边又有认识的关系,这才把她给弄了进来。
    林慕溪本来还不太理解妈妈开车送她过来时说的那句“别太给自己压力,这所学校里的孩子是都挺可怕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上午月考成绩下来,她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总分和倒数第二居然还直线拉开了将近两百分。
    林慕溪拿到卷子后,被周围同学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一路从讲台上走回自己座位。
    她隐约听到有人在讨论,“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进我们学校的”“看来老班要崩溃了”“你说咱班这次平均分该怎么办?”
    林慕溪拿了卷子,捂着嘴坐在厕所憋着哭了好久。
    从第一节课直到现在第四节课她都还一直在想着,能不能求妈妈再帮她转一次学,她好像根本就不适合这里。
    吃饭铃响起,学生们都陆陆续续起身去了食堂,而林慕溪缩在座位上,等了七八分钟,才慢吞吞起身,往食堂挪去。
    故意错开了高峰期,但打饭的队伍还是排了挺长,林慕溪前面大概还有十几个人。
    她拿着餐盘低着头排队,而在隔壁窗口排队打饭的一个男生,明明已经快到他了,却突然转身离了队。
    他绕过长长的队伍,走到了最后面的林慕溪身后,就这样安静的重新排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的同班男生,就连眉头都皱起来了。
    “徐离这是在搞什么鬼?不是都快到咱们了吗?他怎么突然走了?隔壁窗口大姐打菜的时候手更稳?”
    “不知道,不过大神不管去哪个窗口打菜,碗里的肉都比我们的要多吧?毕竟他长成那样……哎,比不过比不过,要刷脸的!”
    林慕溪浑然不知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她对这所学校毫无归属感,光是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中都觉得浑身难受。
    明明没人知道成绩榜上那个陌生的倒数是谁,可她就是觉得周围看到她的人都在想“这个女生怎么会考这么差”。
    林慕溪身后那个沉默的男生几次都快要将手伸出来拍她,像是想要找她搭讪说话,可是那只手最后却怎么都伸不出去。
    骨感的手腕上有块黑色表盘露出,他的指骨在手背上有浅浅的凸出,手指每根都修长分明,就连尾端的小拇指都长得十分秀气。
    林慕溪往前走了几步,他马上跟了上去,和她之间的距离挨得极近,林慕溪现在只要转头,基本上就能和他高挺又笔直的鼻梁撞上。
    前面走来一个眼熟的女同学,林慕溪记得她,额头很高脑门也很亮,看起来就聪明,是班里的学委,平时总来收她作业。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好像感觉到了学委不善的眼神,莫名开始紧张。
    直到学委靠近,林慕溪才注意到她像是脚滑了要跌倒,她没做犹豫就立马靠近去想扶她,而学委手里的餐盘故意一翻,眼看着就要覆到她的脸上。
    几乎就在一瞬间,林慕溪身后的男生把她抱住护在了怀里,所有的汤汤水水都砸到了他宽阔的后背上。
    白色的校服短袖上沾满了黄色油渍,他变得极为狼狈,可本来该成为目标的林慕溪,一身却仍是干干净净。
    学委看见自己本来想搞的人突然换了一个,心里一惊,连忙开始跟他道歉,直到她看见对方的脸,耳朵脖子迅速红了起来,就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徐、徐离,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去帮你问问看能不能找寄宿生借一套校服。”
    林慕溪听到这话一下就有点紧张,有道理的,她是不是也该想办法去帮他借一下校服?
    “没事。”少年声音大约因为情绪不高所以低低的,但是他的音色本身就透着股很撩人的磁性,能想象他正常说话的时候应该会很好听。
    “同学,要不我先陪你去清理一下?”林慕溪颤着嗓子问了一下,她刚才没注意,后知后觉才想起来,学委好像叫了他的名字。
    徐离。
    上课的时候前座的女生也提起过这个名字,据说就没考过第二,他的成绩在这帮由学霸组成的世界里也照样能够占领第一。
    本来以为这个超级大学霸应该和她上所学校的年级第一差不多,眼镜厚的像酒瓶底,脸上长痘痘,身宽体胖,甚至有点秃顶。
    可林慕溪是真没想到,眼前这个长相极其帅气俊朗、个子身材也十分符合帅哥标准的男生,居然就是那个传说中学习很厉害的徐离。
    林慕溪总觉得,他拿着手机往红绿灯口那一站,哪怕是穿第五附中那丑到掉渣的蓝色校服,都能在过马路的时候吸引到许多成熟白领和时髦女孩的视线。
    这张脸,加上这个净身高,再配上校服下方隐约可见的肌肉,真是不管走到哪里都自带男神光环。
    徐离抬眼看向林慕溪,他的一双黑眸安静沉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慕溪很莫名的产生了一种露在领口外面的皮肤都被烫到的错觉。
    好炙热。
    她手指动了动,差点就要去遮住自己的脖子。
    “走吧。”他看着她说道。
    林慕溪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想明白,他应该是在回应她刚刚说的那句“我陪你去清理一下吧”。
    周围好多人都在看她,林慕溪心慌得直发抖。
    “嗯。”她手指绞着校服下摆,怯怯的把头给低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