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林间鹿慕溪
    从高潮中慢慢回过神来后,林慕溪知道自己被彻底吃干抹净了。
    她泪眼模糊的把刚刚的事情都回忆了一遍,从这个叫徐离的少年在食堂帮她挡住了学委的饭菜、再到自己被他带着来到广播站的房间、以及自己不小心跌到床上最后却不慎和他滚到了一起。
    每一件事明明都只是个意外,但最终的结果却指向了现在这个场面。
    裸着半身的少年泄完欲后,把校裤脱了扔在旁边,他背上的脊椎骨一节节的,弯腰捡起两人激情时扫到地上的干净衣服后,身体便在她眼前舒展开。
    他的大腿间肌肉非常匀称漂亮,一从黑乎乎的阴毛里,男性生殖器静静蛰伏在那里,显得格外突出有存在感。
    明明比刚才看上去要小了一圈,可林慕溪一看到这东西还是觉得自己大腿根里传来了阵阵刺痛感。
    他肏进去的时候是真的好痛呀……
    林慕溪有些逃避地蜷成一团,把脸给挡进了胳膊里,不敢再去盯着他的私处看。
    她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像刚才那样,赤裸裸地直接去看一个男生的胯间。
    林慕溪整个眼睛都是又红又湿的,纤长柔软的眼睫毛被泪水凝成一缕缕,晶莹又羸弱,在房间的暗光里,能看出小姑娘刚才哭得厉害。
    徐离单膝跪在床上,压低了身体看着她,语气平静道:“我要去洗澡了。”
    “……你走开。”林慕溪听到他又用这种好听的嗓音温柔说话,莫名觉得自己被帅哥上过之后就抛弃了。
    她现在也想洗澡……
    哪怕只有一点点,她也还是对这种情况抱着微弱的幻想。
    就像少女漫画里那样,他抱着她去给她洗澡,之后或许会发生点旖旎情况,但她现在痛极了,肯定不会允许他再碰她。
    可现在她就只觉得烦闷,她一身的汗,下面又被他弄得脏成这样了,他居然不让她先去洗澡,都不知道让让她……
    果然漫画里都是骗人的,现实就是男人搞过女孩之后就和那个女孩没关系了,女孩怎么样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他都不管。
    林慕溪咬着唇呜呜哭了两声,刚一动腿根就疼,徐离只是问了她一句,她就已经觉得自己和他恩断义绝了。
    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恩义,他不过就是兽性大发,强奸了她而已,这就是一起发生在学校广播站的学生强奸案。
    林慕溪开始思考报警的事情。
    “我先自己去冲一下,然后提点水过来用毛巾帮你擦一擦,可以吗?”他把她面前湿润又凌乱的发丝往旁边拨开了,看着下面小小的红润脸蛋,上面到处都是泪痕,“你现在看着不太能动。”
    她抽了抽鼻子,侧过脸躲开了他的手,心里的委屈都快要涌出来了,“我要去报警。”
    他闻言没再说话,就斜着身体在那看着她,期间预备铃响了,下午的课马上就要开始,可两人之间半点动静都没有。
    又过了好一会儿,林慕溪突然哭了起来,这次她伸手挡着眼睛哭得特别厉害,比之前被他弄痛的时候都还要难受。
    徐离过来揽起她的腰,把她整个人都抱到怀里了。
    “对不起,我待会去给你请假,然后带你换个环境好点的地方休息,这样可以吗?”
    林慕溪还在哭泣,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因为这个并不属于她的怀抱,产生了很一种虚幻的安全感。
    她这段时间都一直无助极了,就好像突然被扔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害怕又不适应,也没人愿意理她。
    她快被这种孤独感吞没,被困住的感觉又在被这个男生性侵之后达到了顶峰。
    她终于受不了了,说她心态整个都彻底崩溃了也不为过,可在她最难受的时候,突然有人肯过来陪她了,还把她抱在怀里,说要带她脱离这个环境。
    林慕溪心里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下子就盖上了,可是她又很怕他只是抱了她一下,然后就马上又要离开她。
    “我想报警……”林慕溪颤着嗓音贴在他怀里说着,边说还边在抽泣,“你怎么能、这样……你又不认识我,你就对我这样……”
    怀里的身体纤细柔软,可能因为骨架小,肉感也很强,徐离舒展了一下自己有些无处安放的长腿,然后支起那双修长漂亮的腿交错着,将女孩给完全圈在了自己怀中。
    他低下头蹭着她的头发,边闻她身上的味道,边时不时去舔她额头和耳尖。
    “汪。”
    他冲着她耳根突然叫了一声,林慕溪本来还伤心着的,直接就被他给吓到了。
    “怎、怎么了……”
    “没事,我……突然想起家里养了狗还没喂。”
    林慕溪被他这么一打岔,都忘了自己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了,她想了好一会儿,脑子里都还是乱乱的。
    徐离见她没说话,于是又主动抵着她额头说道:“下次把它送过来给你养几天,怎么样?”
    “为什么突然要我来养狗。”林慕溪觉得太奇怪了,她有点无法理解他们学霸的脑回路,从报警说到了养狗,这简直就是从南极突然跳到了北极。
    “我养不好。”徐离把她抱的更紧了,“林慕溪同学,我家狗肯定更喜欢你。”
    “……你知道我叫什么?”林慕溪抓住的重点可能有点奇怪,但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就被少年给安抚好了。
    他把她扔进了那个空白的世界,可现在却又把她重新带回了现实的世界里。
    “当然知道,你家人给你取名字的时候肯定很用心。”
    “为什么?”她有一点好奇,突然很想和他再多聊会儿,林慕溪现在才发现,那个成绩全校第一从没考过第二的帅哥学霸,好像意外的好说话。
    “圣经里有一段话,神,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林间鹿慕溪,我觉得很好听。”
    林慕溪愣了愣,脸倏地就热了起来,她低下头,发现自己被他圈在怀里,没办法换姿势,只能就这样把脸抵在了他胸口上。
    “谢谢。”她用力按着自己胸口,想尽量让心脏跳得不那么强烈。
    他顿了顿,又问道:“你喜欢狗吗?”
    “是小奶狗吗?”林慕溪本来以为他只是顺口一提他家的狗,没想到他居然又翻出来说了一遍,还往下延伸了话题,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对狗挺有兴趣。
    “不是……是大狗。”徐离顿了顿,又说道:“很大,但是很听话,也不咬人。”
    林慕溪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行,我小时候总是容易被狗扑……我最讨厌大狗了。”
    “……”
    少年突然就沉默了。
    他把脸压到女孩的头上,四肢又往里收了收,把她夹得更紧了一点,像是怕她挣开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