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手指探进去洗穴(微H)
    预备铃过去之后,正式上课的铃很快也响了。
    林慕溪一听见打铃的声音心里就紧张,自从她转来这所学校之后,每次上课铃响,她听着都觉得像是在催命。
    她回忆了一下早上看过的课表,下午第一节还是最让她两眼抓瞎的数学课。
    数学老师是个叁十多岁的中年男性,个子不高,有点秃顶,脾气特别好,林慕溪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看他刷刷刷的写那么多板书,她只觉得他讲课肯定很厉害。
    最关键的是,他也从不在课堂上点名抽人回答问题,纪律不好也不发脾气,每次上这位老师的课,林慕溪都觉得自己特别安全。
    然后她就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这位老师,她真的都听不懂,每次认真五分钟就开始低头瞌睡了。
    “你放开我吧,现在都开始上课了。”
    林慕溪的声音还是非常小,因为哭过还透着点沙哑,她撑着徐离的胸口推了一下,没推开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就一直抱着她不松手,林慕溪其实都快热晕了,少年的体温比她要高出许多,简直就像个正在发热的大蒸箱。
    以前看漫画的时候,她其实也憧憬过被大帅哥紧紧拥抱的感觉,可真的被一个货真价实的大帅哥紧紧抱住了,林慕溪现在就只觉得窒息。
    “徐……徐离,你别抱我了好吗?”林慕溪哭丧着小脸,额头上的汗都流到了他胸口,“我真的觉得好热啊。”
    林慕溪现在特别想去洗澡,浑身都黏糊糊的,她真的不明白,男生难道都不怕热的吗?
    ……不过可能也真的是这样,从他们都能顶着那么热的天气在场馆里打篮球疯狂运动就能看出来了。
    “要不要我带你去洗澡?”徐离没动,只是开口问了她一声。
    林慕溪都不纠结他的措辞了,他说的是“带她去”,而不是“让她一个人去”。
    “要!快去洗澡!”只要一想到身体马上就能被干净透明的水淋过,她就觉得自己身心都变舒爽了起来。
    徐离嗯了一声,终于放开了她,他的肢体刚一离开,林慕溪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毛孔都开始呼吸,胳膊上被少年紧紧抱过的地方压出了很明显的红痕。
    可是还没等她舒服一会儿,林慕溪就被自己的身体状况给拖住了。她刚站到地上,双腿就软的让她差点栽了个跟头,要不是徐离在旁边做好准备托住了她,她膝盖都要跪下去了。
    腿根酸胀的就连站着都有些吃力,林慕溪走了两步,又觉得被操过的地方合不拢,她现在身体状况糟透了。
    才刚涌上委屈,她的腰就被少年一只手揽住,腿弯也被他俯身勾起来,失重感让她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反应过来后林慕溪已经被他打横抱着走进了房间旁边的那扇门里。
    这是个独立卫浴,贴着瓷砖,看着但有些老旧了。林慕溪被靠着墙壁放下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少年就双手拉起她的下衣摆往上拎起,动作利落地拔掉了她身上的校服。
    林慕溪手忙脚乱往下顺自己被领口箍到上面去的流海,徐离顺势把她的胸罩也脱了下来,连着被汗湿的白色校服T恤一块,都塞进了一旁的一个柜子里。
    她才刚把流海理好,下一刻抬头就意识到,自己居然浑身赤裸的站到了徐离跟前。
    林慕溪的反应很真实,她低头双手交叉挡住了挺立着殷红乳头的胸部,胆怯地夹紧了双腿。
    太……太羞了,居然在一个才见面一个多小时的男生面前一丝不挂地站着。
    他好像对向她袒露身体一点压力都没有,可不代表她也没有。
    她记得,自己肚子上是有点肉的,以前和朋友去游泳的时候,朋友总喜欢抱她的腰,说超级软,还说不许她减肥。
    徐离站在她面前静静看着,少女表情很紧张,低着头,黑发被汗凌乱地盘在锁骨旁边,瓷白的肩颈很漂亮,水灵灵的身体好像因为他被染红了一样。
    大约是因为她表现的过于在意,少年面无表情的脸又有些红了,他转身去拿过喷头,直接把方向调到凉水那边,对着自己又抬头的大鸡巴狠狠冲了起来。
    他用自己修长的手指胡乱弄了几下,就像在纠结这玩意儿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少年额角的汗都淌到了他削尖的下巴,本来想压下去的鸡巴,在他脑子里不断循环闪过身后少女的裸体后,半点不见软,又完全顶起来。
    还想……
    他眼神有些游离,眼前正在回放刚才和她在床上做爱的画面。身下的女孩身子软极了,那里面也暖呼呼的,夹得他直想射精,在她身体里一动就只觉得后背发麻。
    关键她声音还又甜又软。
    特别可爱。
    林慕溪等了好一会儿,看见少年都只是背对着她站着。
    喷头里的水打在他身上,然后又淅淅沥沥的流到有些老旧的瓷砖上,淌进了封在水泥里的胶地漏。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东西,有点无奈,现在就这样转身过去让她看见,他怕她会觉得他是禽兽。
    “你可以把眼睛闭上吗?”少年终于开口了,林慕溪看着他宽阔的背,愣了愣,说了声好,然后闭上了眼睛。
    徐离先回头看了看,见她把眼闭上了,这才调了调水温,转身走到她身边,拿着喷头用手抵着,先漏了一些水到她身上去。
    “这个温度可以吗?”
    “我觉得有点热……”
    “这样呢?”
    “还是热。”
    “被外面太阳晒热了,等被晒热的水放完了就会开始变凉。”少年说着,边用手在她身上抹动,边用水来给她冲洗,林慕溪也不敢动,他的手触感还是热热的,掌心很滑,在她胸部上也没有过多停留,动作不疾不徐,给人感觉很有耐心。
    让男生帮她洗澡其实是很不合适的,林慕溪觉得要是被她妈妈知道,她估计会拎刀过来找她。
    她的家教也不是那种非常宽松的,父母虽然都忙于生意,动不动还要请人来家里吃饭,但一抽到空,妈妈还是要拉着她一番教育,说女孩子该怎么怎么样,不要怎么怎么样。
    她现在简直就是在妈妈的禁区里踩雷了,林慕溪想着,又没忍住唔了一声,因为徐离的手刚刚触到了她的大腿内侧。
    那里是黏黏糊糊的重灾区,他之前在她那里又摸又蹭,弄了不少滑溜溜的水出来,后来做爱的时候又插了很久。
    大约是因为特别脏,所以他摸了特别久,林慕溪其实是有些抗拒的,因为他手指太灵活了,总是往她阴蒂上滑,时不时还要伸到缝隙里面去洗。
    她往后退了半步,撞到墙上去,只能顿住步子,有些跌撞地扶住了他厚实的肩膀。
    “还……还没洗干净吗?”她被他摸下面摸到腿软,本来就被操软了的双腿,又开细细颤抖。
    “嗯,还有点地方没洗到,我会帮你洗干净的。”他凑到她耳垂边说话,一双黑眸眷恋地看着她的脖颈和红红的耳垂,少女白瓷般的皮肤上面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浴室里第一次闻到女孩子的香味。
    “可是,可是、”林慕溪被他用手指插进去了,他的指腹压住了里面的点,她没忍住攀着他的肩膀发出了喘息声:“为什么,里面也要洗?”
    “刚刚没带有套,我先帮你洗干净一点,待会儿出去再买药。”
    “你是说可能会怀孕吗?”林慕溪有些紧张了,指甲掐进了他的肩膀,他被刺激地直接咬上了她的侧颈,食指和中指在她穴里抽动更快了。
    “我下次会戴套的。”少年把她压在墙上侧头亲吻着,手指从穴里抽出,然后就着那些淫水在自己翘得老高的大鸡巴上撸了几下自慰,抱歉道:“这次真的有点仓促了。”
    林慕溪本想说你还想有下次?可耳边响起的黏腻滑动声又特别明显。
    她紧张地咽下口水,知道他这是又在浴室里头发起情来了。
    林慕溪现在又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那些少女漫画里通常会在浴室又做一次的情节,刚动一下,小腹就碰到了少年胯下那根尺寸惊人的肉棒,吓得眼睛都没忍住闭得更紧了。
    她不行了,真的不行了,那个太大了,她想到就觉得腿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