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浴室里用喷头摩擦嫩逼(H)
    那股黏黏腻腻的声音始终在她耳边响动着,林慕溪紧紧闭着眼,手都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她总感觉掌心下少年的身体好像变得越来越热一样,有些烫手。
    异性的荷尔蒙存在感极为强烈,她好像嗅到了男生发丝间传来的汗味和洗发水的浅香。
    她莫名的觉得他身上很干净,那种清爽的体味闻起来感觉很舒服,同时又能让她在第一时间区分出来,这是一个男孩子身上的味道。
    头一回和异性如此接近过,现在的情况又色情的要命,林慕溪觉得这事很不可思议,她赤身裸体的被他圈在浴室的墙上,而他好像正在对着她自慰。
    有个不太熟悉的大帅哥现在就低头用额头蹭着她的耳朵,湿热的呼吸还在她脖子和下巴那里不停喷洒,偶尔还能在水声中捕捉到他发出的难耐微喘。
    几千年来压抑的性文化好像根本套不住他,少年沉浸在情欲里时纯粹的可怕,他只追求肉体与感官的刺激,大概是考虑到她的下体已经被他的性器给肏肿了,不好再继续对她做那种事,所以他只在她身上蹭着。
    他挨着她,用身体把她牢牢圈在属于他的领域里,然后肆无忌惮的用自己的身体在她胸前那对白净又柔软的奶子上摩擦,好像只要与她有了任何性方面上的接触,都能让他满足。
    这种明目张胆的饥渴和无处安放的性欲,勾引得她那里简直又要开始发痒了。
    林慕溪腿抖得厉害,都说动物发情一般是母狗先散发荷尔蒙,然后公狗才会被刺激到发情,跑过来骑母狗,但现在的情况好像反过来了,她本来已经不想要了,可是徐离发情的样子太直接太赤裸,她一个女孩子都忍不住对他自慰的模样产生了性冲动。
    最关键的是,她下面已经湿了,可这过程中她就连眼睛都没睁过,完全是靠着他自慰的声音和若有若无的好听喘息开始痒起来的。
    再睁眼估计她人都要没了,她对长得好看的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徐、徐离……”林慕溪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觉得现在的情况很难搞。
    她身体也许不太能再挨他一顿肏了,从他只是对着她自慰就能看出,在这一点上,他们的认知达成了一致。
    可还有一个更私密的影子正伏在她的心尖尖上对她吹气,她穴里好痒,她现在很馋这个发情的男生匀称有力的身体。
    明明是痛的,可不久前被他干到高潮的感觉更让她记忆深刻,她总能想起他结实的腹肌,以及腹肌下方那根滚烫的硬物插进她的穴里来回抽动时的火热体感。
    林慕溪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勾了勾他的手腕,鬼使神差,踮起了光着的脚,慢慢凑过去吻了少年的身体。
    她不知道自己的吻落到了哪里,感觉颇有些虚幻地睁开双眼仔细一瞧,眼前是他有些发红的皮肤,上面是少年清瘦的下颚,下面连着形状明显、在他肩膀处刻出两道深沟的锁骨。
    他垂眸看着被她吻过的地方,又看向了女孩红红的脸颊,伸手去把喷头缓慢塞到了她的两腿间,出水口朝上,用不断往外冒水的那头在她最私密的地方来回蹭动。
    “再来一次吗。”他用陈述的语调说问句,就好像断定她一定会接受一样。
    大约是阴云都飘走了,午后澄净的金色光线透过窗户照进来,能看见水雾和尘土在透明的空气中纷纷扬扬。
    小小的隔间里,两个浑身赤裸的人暧昧地相拥在一起,而少年一只手搂着女孩,一只手缓慢前后移动着放在她腿间的喷头,惹得女孩伏在他肩膀上,小猫般的轻声呻吟。
    那些带些压力的细小水柱冲击着她最娇嫩私密的地方,每一缕水柱都朝着既定的位置反复冲刺,要命的是,少年的手还在她腿缝和外阴上清洗般的来回抚摸,像是还在给她做着限制级的小穴清洁。
    他的指腹又拨开她的阴唇伸进去了,她几乎能感觉到少年短短的指甲轻刮过她里面的肉,打了个旋缓缓陷入了她的小穴,然后又慢慢抽出,拇指揉弄着她的阴蒂,如此循环往复。
    他的指头在里面慢慢搅几圈,喷头的水再往阴蒂上一浇,女孩雪白的背脊直颤,双腿都有些发起了抖。
    “你里面又湿了,滑滑的,插进去也不会那么痛。”徐离咬着她的耳垂呢喃哄骗了一句,然后又侧过头有些难耐地啃咬她的脖子,“我轻一点,在浴室里也来做一次吧,好不好?”
    其实林慕溪已经被他给牢牢控制住了,这种时候她根本就说不出拒绝他的话来的,只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还是在她心里头如影随形,她不知道这个长期霸占学校排行榜第一名的学霸男神为什么要对她发情。
    她已经有点感到失落了,这个怎么看都标准到不接地气的男生,很有可能是个极会玩弄周围女生的超级渣男,他知道自己的条件好,他也很会利用这些条件,说不定有空就会去玩女生,骗她们上床。
    她都不知道徐离已经这样干过多少次了,一定是因为他睡过的女生太多,而且每次都安全上垒从未被爆出来过,所以这次才这么肆无忌惮地扑倒她跟她发生了关系。
    虽然看起来性子冷淡又面瘫没太多表情,可他内里其实放荡极了,干这么久了还想要她,说不定身上还有点性瘾的毛病。
    林慕溪心里其实是很不满的,可她现在看着男生精致的锁骨和性感的喉结,又被他身子勾的不行,更别提她下面还被他用手指正插着,怎么来都是舒服的。
    就当是……当是她也终于野了一次吧!今天在学校里,和一个脸长得帅身材又不错头脑还聪明的男生,在广播站的小房间里打了一炮。
    他就只是个炮友。
    嗯,就只是她的炮友而已。
    互相体恤对方在学习里积攒许久的压力,通过做爱的形式都发泄出来。
    林慕溪想通了之后,身体也没那么僵硬拘谨了,她轻轻把脸压上徐离的肩膀,满脸殷红地小声说道:“那你进来吧。”
    少年表情有些微微怔住了,他没想到她还会同意他再来一次,明明她看起来已经不想再做了,可刚刚却还是乖巧又胆怯的答应他了。
    好像已经把身体彻底托付给了他一样,不但不排斥他的接触,甚至还愿意满足他强烈到有些变态的欲望。
    他是失控了的,真正强迫着和她发生关系的时候,他也很清醒的做好了被她告强奸去坐牢的准备。
    可是现在,他没想到那天下午睡眼惺忪一眼就看见并且很在意的人,居然接受了他。
    少年本来就有些微动的心摇晃得更厉害了,他微微垂下眼睫,下巴搭在林慕溪的肩上,能看见他胳膊上的肌肉在来回活动。
    他长长的手指隐蔽地插在她小穴里抽动,时不时还要贪心地侧过头去,对着她散发着少女香味的脖子充满情欲的舔咬。
    他用两根手指扩张了一下少女窄小的嫩逼,分开那两瓣深粉的饱满软肉,让喷头里的水不断刺激着她。
    林慕溪身子就像过电了一样,想合拢腿,又被水流刺激的又麻又痒。
    她大口喘着气,穴里被徐离用手指插着,阴蒂又不断被尖细的水柱冲击,一时都分不清挂在阴毛上晶莹的水珠到底是自来水还是从穴里涌出来的淫水。
    但是不可否认,她现在好舒服,好像被埋在云端里头一样,明明初经人事的小逼已经被肏肿了,可被少年搂在怀里用手指玩一玩,还是能流出好多热乎乎的汁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