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3.藏在衣柜里高潮(H)
    “她那样做,你生不生气?”
    少年的声音几乎就像埋在她耳根一样,本来是无法被人听见的音量,可由于两人之间隔得距离太近,再加上微弱的气流音,林慕溪没有落下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真就是咬着她的耳朵尖说的,好像正抵在她的性欲上轻轻吹气一样。
    “我快气哭了。”
    林慕溪心里对外面发生的事感到极其膈应,可被他那么一蹭,又觉得他声线色到像在喘息,从背脊骨一路酥麻到了脚尖,没忍住抬手揪住他的袖子。
    昏暗的衣柜里,刚洗过澡的女孩一丝不挂,被少年搂在怀里。
    从柔软的小腹到笔直的肩膀,哪里都柔柔嫩嫩地透着粉。
    她身上带着浓郁的潮湿气息和洗发水香味,而少年的头就搭在她肩上,停在她发丝间,自愿沾染着她的气息。
    整个狭小空间都静悄悄的,唯一在动着的就是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两节指腹正裹着药膏,在女孩已经汁水泛滥的小逼里磨来磨去。
    林慕溪被他按到了舒服的地方,忍不住勾起脚背。
    她很想粗重呼吸,可又很怕被外头的人听见。
    “想好该怎么处理了吗?”他轻声询问。
    林慕溪摇头,她有点钻牛角尖了。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还会在家人面前再社死一次。
    能做出这种事的阿姨和女孩,素质一定很差,如果找个理由让妈妈开除掉这个阿姨,她怕阿姨和她女儿报复,在她妈妈面前揭发她在房间里藏了小黄漫的事。
    “我该怎么办?我怕她揭发我。”她有些委屈,不知道自己最近到底为什么这么倒霉,身边总碰上不好的人,坏事还都集中到一起冲她来。
    少年开始安抚她,垂眸舔她的耳根、下颌、耳畔,依恋意味十足。
    他好像特别爱舔她,尤其是下巴耳朵还有脸那块,他们做的时候,只要靠近了,他就会让她感觉到他唇舌与她亲近的温度。
    “傻。”
    徐离轻轻这么说了声,然后就往她手里塞进了一个手机,是他的手机,已经被调到了录像。
    林慕溪看着手机镜头里的画面,他带着她,将衣柜推开一点,开始录外面那人自慰的画面。
    那女孩连内裤都脱了,手指插到里面抽送,林慕溪双腿发麻,顿时理解了他的意思,只是她耳朵被徐离舔得火热,颤抖着出声时,说出的竟是当下心里最想说的话。
    “你别看她。”
    她语调快而重,这应该是女孩被少年在衣柜里玩了这么久,发出的最失控的声音。
    她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腿也随之被他分得更开,少年的中指和无名指插在软嫩的逼里来回碾磨抽动,拇指还不断摩擦着她的阴蒂。
    听他笑自己,林慕溪有点不高兴,在男生结实又有弹性的怀抱中扭了扭身体,她转身与他对上视线,然后伸出手指按在他眼皮上。
    “闭起来。”
    可正当她准备转回去时,少年的唇却准确无误地压住她吻了一下,他那双轮廓精致的眼睛也睁开了,里面只有她一个。
    林慕溪和他挨得很近,从自己裸露的皮肤上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好像一点都不比她的要冷静。
    他又开始舔她,好像在表达自己的忠诚一样,舔她侧颈,然后又自然滑到肩膀,情动到浑身都裹满了荷尔蒙的程度。
    “手机别拿歪了。”少年声音在她肩颈处响起,有些微哑,她能从里面听到诚实。
    林慕溪忙不迭又看向手机屏幕,她被他舔的浑身发热,同时他埋在她下体的那两根手指也抽送的越发迅速。
    性欲刺激的她小脑袋直往少年肩上乱蹭,背脊越发能感觉到有个硬物正隔着柔软的运动裤抵着她。
    他硬的很厉害……
    感受到这一点后,林慕溪不知道被什么给刺激到了,喉间一激动,身下就开始细微抽搐起来,尤其是被他用手指抹药顺带奸淫了一通的小穴里面,痉挛的更为厉害,涌出了小股的水流。
    ……她的下面的水,比外面那女孩要多。
    林慕溪眼神迷蒙看着手机镜头里的画面,伸手往身后探去,隔着他的运动裤,再一次摸上了那根滚烫的大鸡巴。
    隔着裤子都能摸出他那里是真的很涨,很大一根,林慕溪的指尖在那一下下地抚摸着,也不敢伸手进去直接握住给他撸。
    可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自己凑过去,在她手指间蹭动起来。
    少年的腰力惊人,带着鸡巴直往她手上压,如果不是外面有人,林慕溪甚至觉得他都要直接把她压住就地正法。
    她窘迫极了,清晰的感觉到少年正对着她的身体发泄自己的性欲,就像挣扎许久的困兽终于衔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他又用舌头舔了她一通,最后抽出插在她逼里的手指,把自己的运动裤拉下,放出那青筋跳动的肉根,卡在她的背脊上,蹭着她的淫水,让肉棒在自己虎口与她的腰窝上反复摩擦,喘息急促轻微,听起来难耐极了。
    他……在操她的腰?
    林慕溪脸上都是惊色,少年的呼吸和动作饥渴到给她一种错觉,好像对着她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他都能发情。
    林慕溪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奇怪,而是,她觉得他欲求不满到这地步,有点可怜……
    外面的女生已经弄完了,正在看漫画书,而衣柜里的两人还滚烫的纠缠在一起。
    手机录完就被他扔到一边,少年弯腰压着她吮她奶头,吸着的同时还抓着揉了另一边的乳肉,左手正在自己迅速撸动阴茎自慰。
    最后他几乎把脸都压进了她的胸里,狠狠顶弄腰身像要干她,闷哼着射出来后,把所有的精液都擦到了她的腿根,用手掌大面积地抹开。
    林慕溪又闻到了在广播站房间里的那种味道,她浑身上下都是被他精液标记过的气味。
    少年射过之后,大口呼吸着,无声的安静下来,可那只手却兴致盎然的仍不停抓揉着她雪白的嫩奶。
    他对她的性趣半点都没下来,林慕溪甚至毫不怀疑他能这样跟自己在衣柜里亲昵到深更半夜。
    好在外面忙着的阿姨突然叫了女孩一声,那女孩马上藏好漫画书,把钥匙又放回地毯下,小跑着就出去了。
    衣柜门被打开,林慕溪浑身发红脸上流汗,几乎是从里面软着腿爬了出来。她想跑,可很快就被身后的少年一把打横抱起,扔到了床上。
    他抽出被陌生人躺过的被子扔到一边,转身去关门反锁,回来后拉住又想跑的林慕溪,俯身压到了她身上。
    少年一双眼睛紧紧注视她,哪怕不说话,光看他火热成这样的眼神,都知道他正在想什么。
    “做……做不了了。”林慕溪眼眶红红的,眼神慌乱极了,声音都在发抖。
    她今天高潮四次了,最后一次虽然不是被他用鸡巴操高潮的,但他也用手指插了,现在她穴口和后背还麻麻的。
    徐离看着她,只是沉默,但显然是没想要放过她。
    林慕溪简直要哭了,她伸手挡住少年的嘴,怕他一会儿会说出什么可怕的话来。
    但这几乎就是送上门来的接触。
    他垂下眼睑看着她细白的手指,直接探出舌来,舔起了她柔软的掌心,就像一条哪都能给她舔一舔的大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