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能不能留我过夜?
    林慕溪被那触感吓得连忙收回手。
    她下面其实已经没刚破处那么难受了,她就是单纯的害怕。真的从来都没……没这么被人搞过。
    “我今晚在这里过夜好不好?”
    少年说出了虎狼之言,林慕溪连连摇头,被吓得都有些哽咽了,哭腔很重的拒绝道:“不行。”
    “睡前可以给你补习。”徐离的手指尖在她掌心和腕上来回划弄,眼皮微垂,看着无甚表情,可他说的每一句都在动摇林慕溪的意志力。
    “太过火了……我,我妈妈会回来。”林慕溪慌乱之下搬出了妈妈当救兵,她想看别处,可眼神又不住的往少年身上飘。
    他下颚薄薄贴着骨骼,清冷又透着几丝禁欲气,锁骨收在领子里,身体看着干净极了。
    “那怎样是不过火?”徐离捕捉着她的每个眼神,神色淡淡的,声音却平和而温柔。
    林慕溪怀疑他看见自己盯着他锁骨目不转睛了,当下心跳如雷,脸都热到可以煎鸡蛋,手指揪住床单想来挡脸,“你回家去。”
    徐离伸出手指,勾住林慕溪脸上的床单拉下来,让女孩露出湿漉漉的杏眼。
    他从上往下垂眸看她,眼里看着没有半分欲念,“我想和你过夜。”
    “不行……”林慕溪快顶不住了,她侧头又抓过床单双手遮住脸,脚趾在床单上来回搓动着,感觉腿根里都开始麻麻痒痒的。
    徐离好像在她身子里烧了一锅热油,可是他又没有放菜进去翻炒,她听见自己里面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整个人都要被他给熬干了,好像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冒着白烟。
    少年抓住林慕溪的手腕,扣到她耳边,然后又将她另一只手也如法炮制压住。
    女孩明明不愿意,可被他抓住控制时,挣扎的力量却近乎于无,她像被吓到不敢动的小兔子,软乎乎地躺在他身下,身体上散发着少女的馨香,还有被他标记过的精液味道。
    她脸上还盖着床单,鼻尖在脸上极为突出,徐离低头咬了咬她鼻子,含着舔,然后又咬开了那点布料,直接咬起了她的唇。
    就像小时候口欲期没被妈妈满足过的小孩一样,他吮她唇瓣的样子,简直就像在吸她奶头。
    “舒服的方法还有很多种,我不会让你痛的。”少年的唇几乎就贴着她的唇,声音里明明剔除了所有奇怪的语调,可林慕溪听着却觉得耳朵火热,嗓子都在发颤。
    “别说了、别说了!”林慕溪被徐离勾引她的样子刺激到下意识开始夹腿,她脸色殷红,视线回避起少年的脸,想极力掩饰自己酥麻发颤的小穴,实在太淫乱了。
    她不知道他到底哪来的这么多精力搞她,他绝对有性瘾。
    林慕溪现在完全不知道,公狗只要性成熟了,交配就是它每天想的最多的事。一闻到交配对象发情的味道就随时都能上,甚至有时候对象没发情,它下面也会硬,那是它在表达自己的占有欲。
    徐离会害羞,只是因为他是接受人类教育行为长大的,但这并不代表他没那种意识。
    “那九门课里,你最不喜欢哪一门?”
    他突然换了个话题,不聊那些了,林慕溪愣了一下,又转动眼睛去看他。
    少年清俊的眉眼被太阳浅浅铺了一层光线,像在眼眸前刷了一层蜂蜜。
    明明神情像是有点漫不经心,可望着她的那双眼却一眨不眨。
    她低头,唇瓣动了动,小声道:“都不喜欢,我其实不太想读书了。”
    徐离看着她顿了很久,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门锁被拧动的声音。
    林慕溪脸色一变,挣扎着推开徐离,跑到衣柜前翻找起来。
    她连内裤内衣都没来得及拿出来,就先套上了一身米白色的居家服,对着镜子拢半干的头发。
    徐离坐在床上,眼神散漫地看着她凑在镜子前整理流海,目光又移到了门口,起身,去把自己的手机捡了起来。
    “妈,你把门锁上了吗?我书包还在里面呢。”
    那女孩的声音响起,林慕溪又蹬蹬蹬跑到徐离身边,一脸焦急给他使眼色,“先藏一下!”
    “这事好处理,不着急。”一只大掌在她头上揉了一下,林慕溪一愣,徐离收回手后,走过去直接就拧开门锁,在林慕溪伸手想拉他之前,打开了门。
    那女孩含着棒棒糖靠在门口,看着徐离睁大了眼睛。
    而拿着钥匙正走过来的阿姨一看林慕溪房间里站着个一米八多的少年,就连钥匙串都“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你你……你是什么人?小偷吗?”
    “我是班里的班长,林同学今天有点发烧,老师让我陪她去医院了,刚送她回来。”
    外面那女孩脸色一时变化的极为迅速,她愣着,拿出嘴里的棒棒糖,咽了口口水,又看到了从房里走出来的林慕溪。
    她脸色很不好看,像是压了什么话在肚子里想说似的。
    光是看一眼,阿姨的女儿手心里就出了大量的汗。
    “林同学,有点冒昧地问你一下,这个阿姨来了之后,你家里丢东西了吗?”徐离转头看着林慕溪。
    林慕溪看了眼阿姨和她女儿,想起冰箱里消失的极为迅速的雪糕,对着徐离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是什么,那阿姨就把拖把往地上一扔,叉腰走上来,气势汹汹道:
    “你这人什么意思?难道说我拿你家东西了吗?”
    阿姨个头小,但嗓音却极大,甚至都能看见唾沫从她嘴里喷溅出来。
    徐离低头看着,不着痕迹往后退了半步,“那是你女儿拿的?”
    一说到她女儿,那阿姨的脸色简直就跟快被烧穿的锅底一样黑,甚至伸手去推了徐离一把。
    “你放屁!我女儿没事拿人东西干嘛!她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都是前叁!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说着她又看向林慕溪,“你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也说谎?我要是拿你家半点东西,我这一周工钱都不要了,白给你家做!”
    外面那女孩已经开始抹眼泪了,徐离冷冷瞥了她一眼,又问:“那麻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女儿的书包会在林同学房间里?”
    “她……”那阿姨顿了顿,“这里环境比较好,就让她在这里写了下作业,要中考了嘛,她又不会乱动东西……”
    林慕溪压根不想抬头看那女生,但她能感觉到对方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甚至想朝她走过来。
    林慕溪心里一慌,连忙躲到徐离身后去,伸手揪住了他的衣摆。
    徐离没什么情绪地瞥了那对母女一眼,手伸到后面去,让林慕溪抓住了,“你觉得女孩子房间是可以随便进的吗?”
    “都是女孩子啊,有什么关系!我囡囡又不会乱动她东西!”那阿姨说着,看见徐离这么维护林慕溪,甚至开始倒打一耙。
    “你又不是这家的人,你说这么多干嘛?该不会是她男朋友吧?第五附中的学生也敢早恋?我听说学校是会把这种人直接开除的!”
    徐离闻言,嗤笑一声,“我叫徐离,年级第一那个就是我,你去找谁告都行。”
    少年很不屑。
    林慕溪没忍住又把他的手握紧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