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5.求你删了视频
    “年级第一?你骗谁呢?我哪知道你跟人家第一名有什么仇什么怨。”阿姨过去捡起书包,伸手拉过她女儿就要走,徐离微微侧头,开口把她们母女给叫住了。
    “等一下,就这么走了?拿的东西呢?道歉呢?也不提辞职?”
    那阿姨本来只是骂骂咧咧要走,一听这话,直接就炸毛了,她扔了女儿的书包,走过去扯住徐离的衣服就要跟他吵架。
    “谁拿你们东西了!青天白日说瞎话冤枉人是不是?给我拿监控来说话!”
    林慕溪想起妈妈的话,顿了一下,“我家刚搬过来不久,监控还没装好,但冰箱里十几个冰淇淋都没了。”
    她说得很坚定,“我爸没回家,我妈也不爱吃,只有我会吃,但我只吃了两个,我家最近除了你们也没别人来。”
    那阿姨听到这就笑了,“几个破雪糕才多少钱?”
    “我前天晚上吃了一个松露冰淇淋,当时觉得好吃就问了一下,妈妈说一个要九十多美元。”
    “什么?冰淇淋撑死就那么点大,你说九十多?”
    “阿姨,是九十多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一个大概在六百元左右。”徐离冷静说道:“十几个,小一万。”
    大概是被这个金额给吓到了,那女孩脸色苍白,阿姨看了看自己女儿,发现她脸色真的有点不对,心里一时有些慌。
    “囡囡?你真拿人家雪糕了?”
    她虽然横,但在女儿的教育上似乎又并没有林慕溪想象中的那么放纵。
    “妈妈……”女孩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哭了出来,她哭的太凶,林慕溪正在想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没想到她居然扯着她妈妈的袖子,开口就来了一句:“我没拿,我没拿她东西。”
    林慕溪被她这句话给气的发抖,徐离连忙揽住她安抚,看起来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冷静。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手里没证据?”徐离转头看着那女孩发问。
    女孩哭得稀里哗啦,含着泪抓着妈妈袖子,又重复了一遍,“我真没拿东西。”
    徐离把手机开了静音,然后调出那个视频,看着她妈妈说道:“你可以过来看一下。”
    少年的脸色太冷静了,本来通过观察已经胸有成竹的女孩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点发毛。
    她看着自己妈妈满脸狐疑走过去,盯着手机才看了一眼,就脸色铁青,劈手就要夺走手机。
    徐离比她更快,他反手收回手机,嘲讽道:“阿姨,要不要去外面找人来说一下,你女儿的行为到底合不合适?”
    女人脸色一下就白到了极点,她呼吸一滞,猛地过去抓起自己女儿的头发,冲着她的脸就狠狠甩了两个耳光。
    “你贱不贱,居然在人家房里做这种事,你想干嘛?是不是有病?你赶紧给我跪下!认错道歉!”
    女孩的脸红了一片,嘴角被打裂开,血都冒出来了。
    她抬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像是悟到了什么,手指和牙关都开始逐渐颤抖,呜呜哭着,伸出手指着林慕溪,看着她妈妈道:“妈妈,是她先在房间里放黄书的!”
    徐离眉头都拧了起来,他看着女人,一字一句冷声问道:“你没告诉过你女儿这是哪吗?她没经人同意进别人卧室脱裤子自慰还有理了?是不是非得等视频让亲戚朋友、老师同学看了,你才懂怎么教女儿?”
    徐离压根就没看地上那女孩,全程都在和她妈妈说话,女人已经连眼泪都气出来了,她的目光停到晾衣架上,随手拿过两个,对着地上的女孩就狠狠抽了起来。
    “啊!”
    “你这不要脸的贱东西,我打死你算了!你才多大就干这种事,还跑人家屋子里弄,我平时也不是没教过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脸的货!”
    女人边哭边抽,一开始林慕溪看着还觉得有点解气,可打的时间长了,她反倒开始害怕了,下意识往徐离怀里钻,被他抱着护住了头。
    她真的从来没见过有人这样打小孩的。
    女孩被衣架抽到脸上都有血印子,整个人蜷成一团在地上打滚,叫的特别惨,一直在喊“我错了,别打了”。
    最后女人手里的衣架都打断了,她还想去再拿衣架接着打,林慕溪总算开口制止了。
    “够了。”
    她控制住嗓音里的颤意,努力正色道:“你回去再问下她还有没有拿我家别的东西,今天都送回来,少了什么我都会核实的。还有,她睡了我的床跟沙发,这些我都不要了,你连着雪糕一起赔钱给我。”
    “那……那我们要赔多少?”女人显然是被那些雪糕昂贵的价格给吓到了,但她女儿的把柄还捏在这家人手上,她也不敢再乱来。
    而且做了这么多年,她知道那些有钱人在吃穿用度上,的确都很讲究。
    林慕溪听到赔偿金额的时候,有点犹豫,看向了徐离。
    少年看了眼她的沙发,又看了眼她的床,开口道:“两万。”
    “这么多?”女人想着最多也就赔一万了,怎么能再加个沙发和叁件套就翻倍了?
    “都是正常市价,零头还给你抹了。”
    “好,两万,就两万!”女人连连点头,伸手胡乱勾了一下散乱的头发,“但你们要删了视频,备份也删掉,这件事别再告诉其他人。”
    “可以。”
    女人拉着她女儿走了,徐离帮着林慕溪换了新床单,看着她把自己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大约下午快五点左右的时候,女人一个人过来了。
    她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放了两本画集,还有一些亮晶晶的发饰、项链手链、学习用品等等之类的。
    “你核一下,是不是这些东西。”
    林慕溪拿小本子一个个对过去,点头道:“没错。”
    还有几样东西是妈妈的。
    最后,女人又取出了用纸包着的两万块钱,“我看着你删视频。”
    徐离把自己的手机打开递给林慕溪,她拿着手机和女人一起看着视频删掉,然后又去回收站里又删了一次。
    删完后,林慕溪把手机还给徐离,她脑子有点乱,刚刚退出相册要进回收站的时候,她好像看见徐离相册的略缩图里,有几张是女孩子的照片。
    图片很糊,她看不清是谁。
    “那这件事就算是结束了,我以后不会再来你家,希望你也守信用,不要让我囡囡的视频传出去。”
    “我不会的。”
    “还有,这件事能不能不要告诉太太了?”女人语气有些消沉,“太太其实人很好,照顾我是单亲妈妈,一个人带女儿,还答应让我把囡囡接到家里来写作业,是我没有教好女儿,对不起。”
    林慕溪心一软,突然感觉手里的钱都有些烫了,她正迷茫着,女人语气突然又正常了,伸手指了指她的沙发,问道:“那这沙发我拿走了,你换下来的叁件套呢?”
    “……啊?我,我去拿。”
    林慕溪把外面用大塑料袋装着的叁件套给她,然后看着女人扛着沙发,拎着黑袋子就进电梯走了。
    事情算是彻底结束了,林慕溪却总觉得有点闷闷不乐,她拉开窗帘看着楼下那女人瘦小的身影扛着沙发越走越远,突然觉得大家都生活得很艰辛,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我是不是什么都不懂?”林慕溪回头,看着旁边靠着柜子默默翻杂志的少年。
    从落地窗透进来的暖阳铺了满满一屋,照得他卷翘的睫毛上似乎都有跳跃的细小光点。
    听到林慕溪开口,少年抬起头,他的侧脸上还淡淡的印着身后林间油画的暗绿,微风轻轻拂过,两人视线相撞,一时屋内静谧无声。
    徐离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双黑眸在金色阳光的铺设下,看着倒有点难言的晦涩。
    半晌,他伸手将杂志敲在了她的头顶,引得少女本能地缩了下身子。
    “该懂的不懂,不该懂的又问。”徐离话锋一转,浑身上下哪哪都透着一股高冷劲,“你说你不想上学?”
    “……啊?”林慕溪感觉有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朝她压了过来,以至于她产生了错觉,自己好像被他给牢牢顶住了。
    “来谈谈吧,你到底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