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8.嗯,我也快睡了
    徐离生气了……
    林慕溪看着少年半点停顿都没有就转身要走,手指有些发麻,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了。
    好像从脚底生出了恐慌一样,再晚一步,再不去拉住他的话……
    徐离的手放在门上按住了,身边空荡荡,他犹豫了片刻,拉开了门。
    少年的眸光已经黯淡下来了。
    他走得很慢了,即便被误解,即便是真的生气,可当他真的跨出这扇门后,却也还是停下了脚步。
    没有再动。
    赌不了,不敢一个背影都不给她留。
    怕她看不到人,直接就跑回家去了,不来找他。
    几乎就在他停下来的那瞬间,身后便传来了稍显急促的脚步声。
    少年微微抬头,正想回头看,可刚转身,怀里就猝不及防撞进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散发着淡淡沐浴露香气,以及……满满的他的味道。
    “徐离……”
    林慕溪软着嗓子喊了他一句,示弱了。
    她第一次和一个男生面对面抱着,心里首先冒出来的想法很奇怪。
    他腰真的好细,可双手往上移的话,那种硬邦邦的肌肉力量,又给她满满的安全感。
    这就是男生的身体构造吗?
    和她真的很不一样。
    林慕溪想到这,脸又往徐离衣服上抵着蹭了一下,就像只躁动不安的小兽。
    她真没做好准备,她这个母胎单身不但一天之内浑身都脱胎换骨,而且好像马上就要有个帅哥当男朋友了……
    这靠谱吗?这真的不是诈骗?
    徐离亲口说的,他看中她了,林慕溪刚刚用非常短暂的时间思考了一下,除了身体,她几乎没什么是可以提供给徐离的。
    而且从两人下午相处的这些时间来看,林慕溪也确定,他好像是真的很馋她身子。
    “不走了,今晚留下来吧,明早我们一起去上学。”
    林慕溪抬头看着他,带了点恳求,一双眸子水灵灵的,黑白分明,干净又澄澈,衬得本来就小小的脸蛋看起来又添了几分幼态。
    徐离垂眸看着眼前女孩白皙柔嫩的脸,微微侧头,伸手捏住了她的一块脸颊,往旁边拉了拉。
    “不行,你说不走就不走?”
    “那我怎么做你才不生气了?”林慕溪在认怂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她小时候经常把事情搞砸,知道自己就是老惹麻烦。
    “我从来不约炮。”少年显然对这点很执着,说话的时候眼神相当认真。
    “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误会你了。”林慕溪听他不在外面乱搞的时候,心里也是一阵欢喜。
    她男朋友,当然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我也知道你有点胆小怕人,性格挺内向的。”徐离松开捏她脸的手,抬眼看向了旁边的廊顶,“转学过来一周了,都没交到朋友。”
    林慕溪愣了一下,她一直都觉得没人看见她下课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毕竟班里的人都拿她当透明人。
    好像是都知道她成绩不好,没人主动过来找她说过话,女生们似乎也都对她没兴趣。
    “我今天没想那么快的……”徐离犹豫了一下,又低头认真地看向她,认错道:“对不起,一开始真的就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嗯?”听到这里,反倒是林慕溪有点懵了。
    “你真的愿意让我今晚和你一起过夜吗?”
    林慕溪不太明白,这件事她本来就同意了的,为什么他又要再问一遍。
    “嗯。”她点点头,又答了一遍。
    一个人在学校里头待太久,没人和她说话,最近妈妈又忙到很晚才回来,她其实也有点想找人来聊聊天了。
    林慕溪现在对徐离暂时也没有排斥的感觉,就……先相处一下看看吧。
    她也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别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现在看起来徐离对她好像还挺好的。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冰箱里几乎没什么食材,晚上的那一顿是徐离从她冰箱里找出来煮的饺子。
    林慕溪本想着晚上的时间很好打发,问徐离是怎么学习的就好了,可拉他回了房间,林慕溪才发现这件事情太难了。
    课本刚翻开,他还坐在台灯下,认真看着想从哪里开始给她讲起。
    没等他翻多久,林慕溪就已经被课本上那些字体产生出的强大催眠效果,弄得整个人都昏昏欲睡。
    她中午没休息,白天又消耗了太多力气,还是徐离迷迷糊糊把她抱到床上去的时候,她才微微睁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
    周围光线在刚好能看清他轮廓的程度,有点偏暖黄,床上是新换过床单的味道,皮肤贴上去的时候有点凉凉的,徐离抽出被子,给她掖好了被角。
    她还以为他今晚又要弄她,没想到是她的担心多余了。
    “你什么时候睡?”
    “快了,再整理些知识点。”说罢,他把她脸上有些乱的头发丝往旁边撩了一下,“你先睡吧,晚安。”
    “晚安。”
    林慕溪很久没在睡前觉得这么踏实过了,爸爸一直都很忙,很少能在家里看到他,后来慢慢的妈妈也开始忙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家里睡着的。
    但是偶尔家里来了客人,吃完饭后酒过叁巡,经常玩牌要玩到很晚。
    林慕溪睡眠是很浅的那种,只要有人经过她就会醒,有时候那些客人会在家里留宿,路过她房间门口时,她基本都会睁开眼睛。
    有次她还听到门外的妈妈说:女儿睡了,你别去打扰她。
    其实她很想说,她还没睡……她也想见见他们。
    林慕溪睡得很迷糊,她一直在做关于过去的梦,她梦见自己还在搬家前的那栋房子里,屋外的草坪下,徐离用小铲子,帮她到处找四年级埋下去的那个许愿瓶。
    猛地一下,她的身子抖了抖,人也睁开眼睛。
    从梦中惊醒让她有些心悸,林慕溪回过神来之后,发现屋内还有浅浅的亮光。
    她看了一圈,发现自己床边的灯都是熄灭的,而所有光线,都来源于书桌上的那盏台灯。
    灯下,少年还未睡,他的背影挺直着,头却微微低垂。
    她细细听,能听到,笔尖在纸页上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