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发情[校园 忠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抠逼戴套插穴(H)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的手从她裤子里抽了出来,他两根指头动了动,上面勾带着晶莹剔透又黏糊糊的淫液。
    林慕溪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看清的,可能因为闻到了温热的湿腥味,而徐离漂亮的手指尖在月色下的反光,过于暧昧和色情了。
    他把湿了的那两根手指放进嘴里含了含,林慕溪下意识觉得那个不干净,伸手去抓住了他的手指。
    少年隔着清冷的一层月光,俯身看着她,他把嘴里的手指拿出来,然后又探进了她的睡裤里。
    这次女孩没有躲,他很顺利地抚摸过她光滑的大腿,手背撑起内裤,在下面那处早已濡湿的泥泞处反复揉弄。
    徐离的手指在她已经变成小硬豆的阴蒂上扣动了两下,林慕溪被刺激的身体直颤,她抬起手背挡住了自己的嘴,有种自己正在偷食禁果的感觉。
    主要是,夜晚和男人在床上做爱,感觉上和白天做是完全不一样的。
    黑暗就是现在所发生一切最好的掩饰,在这种情况下,她不需要时刻保持理性,默认了自己就是可以沉浸在性爱的快感里。
    而且,她还不需要担心会因为享受了这份刺激而怀孕。
    徐离过来的时候,买了避孕套。
    林慕溪心里终于有些动摇了。
    他大概已经想好了今晚过来的时候,可能会和她再发生一次性关系,他早就在期待这件事情了。
    少年手指蹭动的同时,还凑过来在与她接吻,林慕溪微张着唇承受,她的呻吟都被他给封在了唇齿间。
    细碎的快感就像掺杂着一股股微小的电流一样,在她身体里到处乱窜,林慕溪的脚趾堪堪踩在床单上,腰都被少年两根手指揉得微微抬起,忍不住想要去迎合一下那种挠得人心尖发痒的快感。
    他感觉到了她身体在逐渐向他打开,本来一直在两瓣阴唇里就着淫水上下滑动的手指,移到上面来按了按她的阴蒂,然后就顺着已经被玩湿的小逼入口,软软地陷进了一根手指的指节。
    “唔……”
    林慕溪用力抓住了压在她身上的少年的衣服,他非但没有停顿,反而得寸进尺陷进了更深,而且指头还在她身体里面反复顶弄着。
    他抠逼就算了,唇舌还越发霸道,引诱她往外伸舌头不算,还含着她的舌来回咬,两人吻得湿乎乎的,而她下面小洞里的温热淫液也一股股的都往外涌了出来。
    几乎都淋在了少年的掌心里。
    “你的水好多……”
    徐离这次连手都不抽出来了,胳膊迅速在下面抽动着,林慕溪拽着他腰间的衣摆,低头喘息着,还夹杂着难耐的呻吟。
    女孩下面的嫩逼已经快被他用两根手指磨红了,随着速度的加快,抽插的声音也变得越发响亮起来。
    水是真的多,身子也是真的嫩得让人有点无从下手。
    徐离听她喘得耳根都有些发红,他又低头吻了她一会儿,然后单臂支起上半身,俯身看着她。
    睫毛盖下来的阴影让他黑眸更显炙热,长时间的亲密下来,哪怕只是少年的呼吸声,都让林慕溪觉得身体滚烫。
    “我想插进去了。”
    他好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嗓音里全是被性欲浸透了的低哑,入耳可以听出他声线里掺了按捺不住的色情,几乎有些叫人迷醉。
    少年耳语的声音让人头皮都开始酥麻起来了,林慕溪伸手想挡住自己的耳朵,可手背又很要命地碰到了他柔软的嘴唇。
    老实说,在床上,在一个已经性欲勃发精力旺盛的少年面前,她就算再害羞,也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他想做爱的请求。
    可让她点头同意,她又觉得实在过于刺激了。
    大半夜的,妈妈还在外面,徐离现在的情况,就像男朋友偷偷来她家里和她上床偷情一样。
    “第二次了,湿成这样,插进去不会很痛的。”
    他又在骗她。
    林慕溪瞪了他一眼,然后就看见徐离伸手把自己运动裤的裤头扯了下来,放出来青筋都在微微跳动的大鸡巴。
    他真硬得不行了。
    林慕溪都快被自己身上传来的强烈性冲动给冲击到呼吸暂停了,这种上法就跟半推半就差不多。
    她的裤子被徐离给拉了下去,少年起身,直接把她内裤连着睡裤一块脱掉扔到了床下。
    屋内光线极为微弱,但林慕溪却可以看见自己身前有个人影,少年的身体剪影很标准,不消瘦,反而有着很流畅的肌肉轮廓,就跟那些姐姐们在网上说的,他就像条小狼狗一样。
    徐离摸出避孕套,咬住包装纸一撕,手指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透明有些反光的东西出来,低头往自己下面放。
    林慕溪紧张到伸手压住自己的胸口,可是过了好一会儿,她都没等到少年动。
    她也有些好奇了,爬起来凑过去看了看,黑暗中,就连周围的家具都只能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
    但是他胯间那根微微上翘、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却格外清晰。
    林慕溪这才意识到自己隔得太近了,可不隔近一点,她又什么都看不清。
    “戴不上去吗?”
    “嗯。”徐离声音都有些发颤了,他手指捏着避孕套的口子,往下滑了几下都没能顺利地套进去,“不太会戴。”
    林慕溪看他手指着急的样子,突然就觉得他笨拙起来好可爱。
    她翻身过去拧动了壁灯,昏黄的光线慢慢变亮,林慕溪这回能够很清楚地看见少年阴茎的全貌了。
    竖立在黑色的耻毛里,又长又粗,上面盘亘着蓝紫色的青筋,似乎还在一点点跳动,看起来长得很凶。
    和正在往上面卖力戴套的好看手指根本都不是同一种画风。
    “不然还是别做了吧?”林慕溪仿佛还没睡醒,徐离边戴套边抬头,扯起嘴角,眼神看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过去躺着等我。”
    林慕溪正想说你连这个都戴不好,结果,少年往下撸了几圈,居然就结结实实的给套上了。
    她转身就想爬,可徐离刚带完套就压到了她身上。
    他抬起她一条腿,俯身让自己的阴茎卡到了她的小逼上,在她身上找准了位置,压住了人狠狠接吻。
    下面那物扶都不用扶,顺着湿漉漉的肉洞动了两下,自己就顺利地操进去了。